小檔案_苗可麗 隱藏 ]

出生:1971年

學歷:台中青年高中

現職:演員、主持人、歌手

作品: 電視劇《台灣霹靂火》、《含笑食堂》; 電影《大尾鱸鰻》、《鐵獅玉玲瓏》;主持《女狼俱樂部》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苗可麗:如果我出道就一夕暴紅、賺很多錢,可能會花錢如流水。但是過去10幾年吃苦經驗,讓我學會珍惜,不會亂花錢。

「怎麼會是我?」在2013年的金鐘獎頒獎舞台上,當從影逾20年的苗可麗,奪下戲劇節目最佳女主角獎時,脫口而出的竟是這一句

話。因為過去,觀眾對她最

大的印象,就是《台灣霹靂火》裡罵人如連珠炮而不喘氣的火爆「公車萍」,但2013年她在《含笑食堂》詮釋溫柔以對、悉心呵護家人的劉含笑,讓人看到苗可麗演技又有更上一層的「轉變」。

苗可麗的「轉變」,不僅是在演技上,還有在心境上。以往一到晚上8點,打開電視常見到她的演出;但近一年以來,她竟然逐漸淡出8點檔的戲劇節目,轉型往電影、精緻單元劇發展,問她是不是因為得獎,所以要拉高拍戲品質,同時哄抬身價?她笑著回說:「以前拍8點檔,是為了賺錢、改善生活;但現在,賺錢已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」

從小就喜歡表演的苗可麗,讀小學時,年年當康樂股長,一到下課時間,就帶著一群同學排戲、演短劇。念到高職後,表演欲愈發強烈的她,積極參加歌唱比賽,雖然沒有得獎,但獲得了台下一位製作人的青睞。於是,才15歲的她,就隻身從台中北上,出了個人第一張專輯《想想一個人》。

一開始投入演藝工作,苗可麗不但充滿期待,更認定這是她一生的志業。卻沒想到,在競爭向來激烈的台灣唱片市場,她的作品猶如被丟進大海的小石頭,毫無反應。沒能打響名號,她最後只能到處跑場走唱,偶爾在勞軍、民歌餐廳等場合表演場上露臉。

困頓生活

歌唱夢碎後返鄉工作

一度連500元都付不起

「其實那時收入還不錯,一場勞軍1,500元、一場民歌也有600元,假日都排滿了表演。」苗可麗說。當時覺得,雖然沒能在電視上表演,但日子也還過得去,接下來應該還有成名機會。只是10年過去了,她還是一個跑勞軍、民歌餐廳的無名歌手,而糟糕的是,隨著勞軍與民歌餐廳的式微,不但她的演唱場次和收入愈來愈少,她對表演的熱愛更一點一滴地消失。於是她告別表演夢,返鄉重找工作。

回到台中的家鄉後,苗可麗曾在宗教團體的基金會工作,月領薪水2萬5,000元,也曾在朋友開的咖啡店打工,每天早上6點起床到菜市場買菜、備料,中午賣簡餐,下午3點整理完店面,才利用短暫的休息時間炒個飯草草果腹,隨即就開始準備晚餐的食材,每天都忙到凌晨12點才回家。「連我爸爸都問我工作在幹嘛?怎麼每天不見人影?」苗可麗說。

儘管苗可麗的工時很長,但卻因為咖啡店生意不好,連發薪都不穩定,她又不好意思向朋友開口要。

直到有一天,她在菜市場發現自己竟連500元都付不出來,只能賒帳時,才驚覺,「我這3年到底在幹些什麼啊!為什麼我的生活,會過得如此一塌糊塗?對未來,是否有其他的打算?」

重回舞台

從冷門時段拼到8點檔

入行16年終嘗走紅滋味

苗可麗當下萌生要改變的念頭,而第一個想走的路,還是表演,她想著:「如果有機會再站上表演舞台,會不會有不一樣的結局?」這時正好以前演藝圈的朋友打電話問她,「台北有個演出的機會,想不想嘗試?」她告訴自己,這次絕對不能錯過。再回演藝圈拍戲的苗可麗,已經28歲了,因為年紀較大、知名度不足,沒辦法接演到黃金時段的戲,便接一些冷門時段,如星期天早上8點播的連續劇或類戲劇(編按:介於新聞及戲劇之間的電視節目或社會寫實電影)。她記得,那時一集收入3,000元,一共有20集,收入比過去多,只是要等戲拍完且播出了,才領得到片酬,往往都已經過了3、4個月。

在還沒領到片酬的期間,苗可麗必須精打細算。從在電視台附近租房子省交通費,到買一條吐司、一瓶牛奶,她都得算好如何分配錢,才能撐過一星期。收入好一點時,吃一碗45元的魷魚羹米粉當晚餐,已經是很奢侈的享受了。

這樣的日子過了2年後,有一天,經由在電視台當導演的前夫介紹,她認識了一位8點檔的執行製作,讓她終於能在晚上8點檔的黃金時段戲劇露臉,第一個角色是在《阿扁與阿珍》中,飾演安迪的麵攤女友。每天一進片場,只要對著鏡頭演出下麵、切菜的動作,苗可麗就能夠領到一集的酬勞,「拍晚上8點檔一集的收入6,000元,是之前的1倍耶!而且最棒的是,今天拍完明天播,馬上領片酬,一個月能拍10幾集,就有6萬多元的收入,我覺得好好賺哦!」苗可麗開心地說。

站上黃金8點檔的舞台,苗可麗的戲劇之路逐漸走得順遂,陸續演出《台灣阿誠》、《負君千行淚》而漸有名氣。2002年因演出《台灣霹靂火》中,潑辣反派「李豔萍」一角而快速走紅,不僅每集片酬漲到9,000元,更讓她成為有線電視台8點檔的基本咖,每部戲都能見到她的演出。

調整步伐

不再以片場為家

開始注重生活品質

「演8點檔,錢真的賺得很快,也讓我存到錢。」苗可麗坦白地說。在台灣,晚上8點檔的戲劇,一演就是上百集,拍一檔就有近百萬元的收入,不僅讓她在入行16年後終嘗走紅滋味,也改善收入不穩的困頓生活,因此她有戲就接、拚命演出。

只是,台灣晚上的8點檔,幾乎沒有存檔,往往剛接到熱騰騰的劇本,15分鐘後就開拍,因此演員們在片場邊等劇本、邊熬夜趕戲,沒時間回家根本是家常便飯。

苗可麗印象最深刻的是,有次為了趕戲,她已經3、4天沒回家,好不容易有1小時的空檔,她只能在「在片場睡覺」或「回家洗澡」中二擇一,最後她決定後者,「只見一個古裝造型的女人,半夜在電視台坐上計程車飛奔回家洗澡,一

上車撐不住地睡著,直到接近家門口才驚醒,這樣的生活真的太可怕了。」她無奈地說。

不能與家人相聚、以片場為家的日子過了幾年,直到有一天,朋友見苗可麗拍戲忙到無法與家人相聚,便順口問了句:「妳現在不這麼拚命,會餓死嗎?是不是該調整一下?」苗可麗如當頭棒喝,才回頭檢視自己的資產竟已累積有上千萬,即便不接演8點檔,也能給自己與家人不錯的生活。於是她從2013年開始,嚴選有興趣的好戲拍,不再為賺錢日夜顛倒。

累積資產

片酬50%放定存

買房一次付清免貸款

經過檢視,才發現自己「不知不覺」存了上千萬的苗可麗,對於金錢的管理有以下2個心得:

1.不亂花錢,壓低「必要」支出:「如果我出道就一夕暴紅、賺很多錢,可能會花錢如流水。但是過去10幾年吃苦經驗,讓我學會珍惜,不會亂花錢。」苗可麗說,即便現在一集酬勞高達上萬元,是剛演戲的近10倍,她依然像過去一樣,還是吃路邊小攤、喝大賣場的平價紅酒,東西壞了才換新,錢絕不亂花。就算是女演員的必要開銷—治裝費,也能省則省。

她表示,每次拍戲都會固定撥10%片酬,作為添購戲服的預算,但她不買昂貴名牌,反而喜歡往五分埔挖寶。她挑衣的原則是,不選當季潮流款,而以好搭的基本款為主,這樣當一檔戲拍完後,不但隔2檔還能再穿來拍戲,下了戲也能成為自己日常私服,「很多人會請造型師幫忙搭配,但一套就要好幾千,我可以在五分埔買到好多件衣服呢!」

2.收入50%存定存,用來買房不扛貸款:苗可麗會將片酬的50%,全放到定存中,等累積到一筆錢之後,再拿來做其他投資,例如置產。

談起置產,苗可麗說自己頭幾次買房,並不成功。20幾歲時,她曾在台中大里買了入一間30坪的舊公寓,每月繳房貸1萬多元,10幾年下來總價僅增值10%左右。2005年,她以頭期款100萬元, 買下位在南港一間總價約1,500萬元的46坪預售屋,但由於房屋的公設比在30%以上、主臥室又正對紅綠燈,她自知房子有缺陷,忍痛止血,還沒交屋就請仲介託售,半年後以1,600萬元賣出,小賺100萬元。

2007年她在文山區的一個大型社區租房,由於這個社區的交通便利,有快速道路可以直通市區,而且社區管理嚴謹,環境又有山有水,她收工回家後,可以在廣大的中庭快走運動,且附近生活機能成熟,她很喜歡。當一知道房東有意出售時,她立刻拿出8成的存款約3,000萬元,買下這權狀達80坪的一樓華廈。

這次買房,苗可麗之所以不貸款,而是以存款一次付清,就是因為不用擔心萬一收入不穩定而繳不出貸款,完全沒有心理和經濟壓力。而讓她更高興的是,目前房價已超過5,000萬元,增值超過60%。

因為良好的消費習慣,加上沒有負債,苗可麗近幾年的現金流均為正數,且儲蓄率仍維持5成以上,資產不斷成長,「因為存到錢,讓我體會到心靈的富裕與自由,而這個心靈上的滿足,讓我不必再為錢煩惱、擔憂,也讓我能選擇想做的工作,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品質。」苗可麗滿足地說。

 

 

 

幸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